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蚁晏静新闻博客资讯网

当然目前来看

发布:admin05-04分类: 军事新闻

  马来西亚的政治经济精英,积极参与马来西亚的“国家扶贫行动”主要针对马来人的贫困状况。

  1970年 “巫统”政府,决定建立总理部门下属的联邦土地发展局(简称Felda),刚刚开始之时,该局主持土地“租”给贫困的马来家庭,通过橡胶、油棕种植,许多农村的马来人变成小农户,并因此而获得稳定的收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农村贫困问题,Felda成立之后,联邦土地发展局决定成立Felda Global公司,持有该公司34%的股份,成为大马的一间规模最大国企和全球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商,拥有3,412平方英尺面积的种植园,以及19000名员工。2013年当局接受了“市场资本主义”的理念,也是为了回击西方世界给东南亚国家所贴的“裙带资本主义”的标签,决定成立Felda Global Venture公司 (简称FGV),收购重组了Felda Global公司的全部资产,并成功上市,IPO市值仅次于FACEBOOK(脸谱),这极大鼓舞了巫统和某些所谓“自由市场人士”。但是由于其内部管理体制,利润和股价双降,甚至业绩表现差于同类种植园,国际棕榈油价格下滑则是“雪上加霜”,当局遭遇了马来西亚各个阶层的抨击,不得不更换企业管理人以平息各方不满,当然更重要的是保住独立以来最稳定的巫统“票仓”;

  祸不单行,一马基金丑闻随即爆发,巫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全面挑战,西方媒体和西方政界炒作“刘特佐现象”背后的裙带资本主义的不断发酵。西方学界两位研究者甚至专门出版了一本书对“刘特佐现象”进行了“全面翔实”的分析研究,正式出版了 “Billion Dollar Whale”翻译成中文就是《亿万身价高级赌客》;

  有趣的是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2014年3月7日发布的全球裙带资本主义{严重度}指数中,显示香港已经成为全球裙带资本主义最严重的地方,财富集中度接近80%,而一向标榜自由经济的英国和美国也分别排名世界第15位,中国则排名世界第19位,这远远好于人们对中国的预期。而出人意料的是俄罗斯名列指数的第2位,新加坡排列第5位,台湾排名第8位,印度排名第10位,这些新兴经济体或转型经济体均排列在裙带资本主义严重度指数前几名。

  (以上为庄礼伟先生在《南方周末》发表的署名文章。国内学者钱颖一吴敬琏等对此都有学术研究成果见诸文字)

  众所周知,巫统内部分裂出来的马哈蒂尔,接管了纳吉布政府。90多岁的马哈蒂尔,依照宪法和法律被选为新政府的领导人。新政府致力于清算纳吉布政府的贪腐行为,在马来西亚获得了广泛的政治支持。新政府上任伊始即宣布中止东海岸铁路(ECRL-EAST COAST RAIL LINK 马来西亚东岸铁路项目 简称东铁)以及苏里亚策略能源有限公司(下称SSER)油汽田工程(多元石化产品输送管道(MPP)和沙巴天然气输送管道(TSGP)项目;同时宣布对碧桂园的项目实施国籍限制,新政府宣称碧桂园项目不应以外国人或外籍业主为主,而应以马来西亚籍业主为主。无独有偶,马哈蒂尔本人上任之后两度赴日争取日本政府援助开发贷ODA(低息贷款),希望获得日本给印度ODA类似待遇,但是日本政府一直保持缄默,并未给予承诺。新政府在处理与中国和新加坡的国家关系的时候,一方面强调中新两国是其重要的投资贸易伙伴,但同时对两国做了政策调整;另一方面,对中国援建的项目进行重审,同时提出了淡水输送新加坡的涨价要求,形成了复杂微妙的现代三国演义的格局。这里民族问题其实并不是主要问题,政治定位问题反而日渐突出,马哈蒂尔本人曾经表态:他不是一个“反新加坡”的政治领袖,而是一个“亲马来西亚”的政治领袖;对中国则提出要建立一种新型关系。

  目前,马来西亚的水费谈判依然在进行当中,而与中国的项目谈判也没有结果。今年3月初,《南华早报》采访马哈蒂尔,他本人表示,马方与“富裕”的中国加强合作的意愿强于变化无常的美国。马哈蒂尔本人表示如果价格合适,新政府仍然愿意继续建设东海岸铁路项目。这与前面所说的官方谈判的立场是一致的,马哈蒂尔认为。该项目的30长期贷款,需要支付1400亿令吉的本息和,这对马来西亚来说是个无法承受的重担。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还表示,马来西亚不会为西方的“造谣”所左右,而去针对中国公司华为说三道四;马哈蒂尔接着说,马来西亚一直认为中国是2000年的邻居,从未被中国征服过,但是在1509年之后,欧洲人在两年内就征服了马来西亚。

  不仅如此,马来西亚作为东盟重要的成员国也一直致力于推进东盟3+x和2+7的合作框架;2003年10月8号东盟各国在印尼发表了《中国和东盟国家领导人关于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宣言》;10年之后的2013年的10月9号,东盟又在文莱发表第16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纪念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的联合声明》;2017年11月13号,又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的第20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谈,之后发表了《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2030年的愿景》,2017年所谈的愿景主要是两点政治共识即深化战略公共互信,以及拓展睦邻友好;所谓的7是指在政治、经贸、互联互通、金融、南海、安全和人文等7个领域开展重点合作;2017年的3+x合作框架是指以政治安全合作、经济合作、人文交流为三大支柱。在任何双方同意的合作领域开展工作。马国政府和东盟组织立场观点一致。同时马来西亚积极参与东盟与多国达成多边。或双边的自贸协定。在区域全面经济或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谈判,东盟希望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共同参与削减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建立十六国统一市场的自贸协定。

  事实上,美国退出TPP之后形成了RCEP的新格局,但是RCEP继承了TPP面向21世纪的重要部分,例如:既包括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原产地规则等传统的FTA条款,也包含知识产权、劳工、环境、临时入境、国有企业、政府采购、金融、发展、能力建设、监管一致性、透明度和反腐败等亚太地区绝大多数FTA尚未涉及或较少涉及的条款,作为重要的参与方说明大马的政治精英具备战略前瞻性。当前,虽然谈判有一定困难,但是毕竟在推进,越来越接近目标。在全球化最低谷的时候,新一代经济全球化的重新布局,马来西亚在参与RCEP之前的2006年,积极参与了泛北部湾经济区合作的谈判。同时马来西亚也于2002年参与签署了中国南海问题相关各方行为宣言,当然目前来看,从宣言到南海行为准则的谈判已经延续了很多年,但是总体来思路越来越清晰。马来西亚和中国作为两个重要的国土邻国,历经了政权的更迭而保持较为紧密的合作关系。说明两国关系的积极互动还是值得期待。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